斯通夫人的罗马春天

斯通夫人的罗马春天

夫少阴之邪,既不出于肾经,不能从皮毛分散,势必随任、督而上奔于咽喉,而咽喉之窍甚小,少阴邪火直如奔马,因窍小而不能尽泄,于是下行于大肠,而下焦虚寒,复不能传送以达于肛门,又逆而上冲于胃脘,而作吐矣。 于是涌于头而作晕,涌于口眼而为斜。

人有目痛如刺触,两角多眵,羞明畏日,两胞浮肿,泪湿不已,此肝木风火作祟,而脾胃之气,不能升腾故耳。胃气一生,而阳明之邪自孤,势必太阳、少阳之邪尽趋阳明以相援,而我正可因其聚而亟使之散也。

盖伤寒初起宜无汗,而反汗出者,无阳以固其外,故邪不出而汗先出耳。人有骤感风寒,一时咳嗽,鼻塞不通,嗽重痰必先清后浊,畏风畏寒,此风寒入于皮毛,肺经先受之也。

夫心包之火,代君司化,君火盛而相火宁,君火衰而相火动。气弱而力难中消,故憎饮食耳。

 倘认作风寒雨湿之邪,而用祛除扫荡之药,则气血愈虚,而疼痛更甚。卧主肾,肾气既逆,安得而卧耶。

五苓散利其膀胱,则水流而火亦流,火随水去,胃火已消,而胃自生液,自然上润于肺,肺得胃液之养,则皮毛自闭,邪何从而再入哉。 白芥子消痰而不耗气,且能助补血之药以生血,故始终之所必需。

Leave a Reply